网站首页 赋坛动态 征文信息 辞赋碑铭 辞赋专辑 骈文专辑 协会刊物 辞赋论坛 辞赋专著 辞赋评审 骈文专著 管理团队 邦亭辞赋 网站快讯 资源共享 报刊杂志

 邦亭简介
 获奖辞赋
 辞赋碑铭
 中华酒神
 昆仑山赋
 三沙新赋
 石榴园赋
 社会活动
 三清观赋
 怀东坡赋
 三贤祠赋
 黄金阁赋
 华山新赋
 烟霞鼎赋
 王鼎铭赋
 甘泉寺赋
 孔浩艺术
 桃花园赋
当前位置->资源共享

【赋学指南】卷三

发布时间:2012/11/20 16:03:18  浏览次数:791   
《赋学指南》卷三
诠题类

O比例
比与陪衬,有虚实之不同,陪衬者,借他件以陪出本题,多在虚步上着墨,此则题位已坐实了,直将他件与本题较其同异,度其短长,而本题之妙自见。用此法,大约抬高本题之意居多。
李宗瀚《柿叶肄书赋》:
恰听春蚕之食,笔下有声;便同秋蚓之工,画来随意。
齐召南《壁中闻丝竹赋》:
似闻虞帝之韵,美矣善矣;似弹文王之操,颀然黝然。
周召南《庚子拜经赋》:
较丁亥之用万,倍觉尊严;比甲子之披图,还求根柢。
周召南《韩蕲王骑驴图赋》:
避祸宁迟,绎庄辛之顾犬;见机独早,同张翰之思(鲈)。
吴宁《吐绶鸡赋》:
贮丝纶于蒲腹,不是春蚕;附尺帛于修领,岂同归雁。
叶绍楏《春山如笑赋》:
遇神人于姑射,曲拟形容;认面目于庐山,顿淆真假。
周召南《蛟毫褥赋》:
即教被织龙文,让兹润泽;纵使枕镌鹿角,逊此澄清。
余丙照《精卫填海赋》:
浑同齐女为蝉,常含余怨;并异韩凭作蝶,自栩芳姿。

O双关
双关者,盖题系两截话头,如“秧针”、“柳线”等题,不得单做上一字,又不得呆做下一字,总要双关齐下,不沾不脱,似是而非。若系喻意题,全不露出正意字面者,亦须两面关通,方得诠题真谛,但此法总以浑融为主。
曹仁虎《秋云似罗赋》:
裁来一幅霓裳,几同擘絮;排出数行雁字,浑讶书裙。
华湛恩《圣言如水火赋》:
性犹湍而可决,真觉如流;气有焰而常腾,无妨向迩。
沈扬《蜃楼赋》:
兴也勃焉,岂必费百金之产;翩其逝矣,何曾飞三月之灰。
王元梅《雁字赋》:
得钟繇之笔法,矫若游龙;会逸少之楷书,翩若舞鹤。
汪学金《文阵赋》:
倚马才高,脑贮甲兵十万;雕龙技擅,肠撑文字五千。
何晋梓《笔阵赋》:
扼片言以居要,单骑前行;快生面之独开,偏师直捣。
褚式玉《白傅裳赋》:
针似神行,补就古今之缺;斗随胆运,熨乎恩怨之波。

O串合
串合与双关异也。双关则一语关合两面,如“聚米为山”题,则用饭颗敖仓典故,则“米”字“山”字俱关定矣。串合则语仍两截,如“聚米为山”题,或用米的典故,顺串合山;或用山的典故,逆串合米。总要组织精工,如天衣无缝则妙。
李钟潮《春山如笑赋》:
如其顽石点头,曾否拈花微笑;倘使仙人抚掌,定然着手成春。
王宗诚《文昌气如珠赋》:
纵遇扪参之手,入掌何能;还看旋磨之天,走盘乍似。
吴省钦《二月春风似剪刀赋》:
如其低趁横波,便作吴淞之幅;若使斜径嫩叶,都成唐国之桐。
何晋梓《笔阵赋》:
倘教背水屯军,词源倒峡;若使拔山贾勇,老气横秋。
周召南《密雨如散丝赋》:
鸟出山腰,定讶张罗于绣笛;鱼游水面,亦疑把钓于芳池。
余丙照《米囊花赋》:
蜂筒午闹,依稀官吏之催租;蝶板晨敲,仿佛山僧之募化。

O映带
映者,照映题面生姿,取与题相近之事映合之。有旁映,正映,反映诸法。带者,带定题位不舍,在于题稍离时用之,有顺带,逆带诸法。与双关、陪衬相似而不同也。
吴省兰《误笔为鸟驳牸牛赋》:
当兔颖初拈,具有食牛之气;乃麝煤忽染,几成类狗之为。(题前映)
吴省钦《春风似剪刀赋》:
真花片片,转头而便觉春回;碎锦重重,运腕而旋疑风发。(题后带)
吴稷堂《误笔为鸟驳牸牛赋》:
主人情重,原逞鸿飞鹤舞之奇;书圣才多,待呈凤起蛟腾之术。
他时置向箧中,无虑角伤鼷鼠;此际成诸笔底,应知目少全牛。(前一联题前映,后一联题后带)
宋言《渔父辞剑赋》:
整棹西归,自受执圭之赏;论功北面,那无切玉之珍。(中间带)
连环吐月,空临玉匣之间;一叶乘风,渐入寒烟之际。(题后带)
(映多用在题前,有水月镜花之妙;带则题之中后皆用之,在蛛丝马迹之间,二法正宜分清)

O疑审
疑审者,故作猜疑,设为审问也。盖平铺直叙,有何佳趣。惟于纵笔中途,忽生疑阵,审问低個,便觉丰姿动宕,机趣横生矣。
齐彦槐《老少年赋》:
似学士之文章,老弥绚烂;岂徐娘之颜色,晚更鲜妍。
叶绍楏《春山如笑赋》:
岂其抚仙人之掌,乍惊照水芙蓉;将毋拈天女之花,忽现浮空菡萏。
吴锡麒《昆明池织女石赋》:
岂其炉炼娲皇,青天补后;莫是衣披玉女,神雨来时。
周召南《蛟毫褥赋》:
莫是潜形水底,本含破雾之功;盖由炼质波中,原其招凉之义。(上半疑审,下半推原)
周召南《密雨如散丝赋》:
想是天孙织罢,散得千条;翻疑仙女缫余,遗来万缕。
张长庚《天光云影赋》:
岂此中别有一天,去随流水;或是处不分两境,坐看行云。

O释义
释义者,解释题中字义也。盖字面固宜醒豁,字义尤贵疏清,其法自欧阳公《秋声赋》中得来。须上用一句注定,下复以一二句申明之,总要抉出精义,方能动人,不然徒形敷衍耳。
姚颐《磁石引针赋》:
石者核也,气凝精而为核;磁者慈也,母招子以为慈。
朱士彦《秋末晚菘赋》:
菘有取于松焉,后群芳而独茂;秋之为言揫也,出老圃而不枯。
金甡《太极图赋》:
极者至也,犹极星极辰,无可越其范围;太者大也,犹太始太初,莫能拘其形迹。
严荣《文露沈武露布赋》:
沈之为言默也,聚而不散,如石髓之中含;布之为言陈也,酌而不穷,仰天浆之下注。
王元梅《霜钟赋》:
盖霜之为气凝也,感乎阴而至斯有色;钟之为言动也,应乎秋而金乃成声。

O议论
以议论诂题,赋家胜境。须另有一番意义,然后宛转说来,皆成妙谛。但语忌沉晦,而贵清醒。
蒋祥墀《五风十雨赋》:
风能风人,雨能雨人,知天事之依乎人事;五日画石,十日画水,叹化工之具有画工。
姚颐《六事廉为本赋》:
有猷有为有守,终言守者所以赅其全;曰清曰慎曰勤,首言清者乃徐观其既(概)。
谭光祥《埴在埏赋》:
盖五行中善变者土,故以喻民俗之型仁;而三代前所尚者陶,故以喻帝廷之若采。
华湛恩《圣人之言似水火赋》:
水生天一,火生地二,圣人直参天地而发其精;水曰润下,火曰炎上,圣言直统上下而穷其旨。
秦光煦《寒碧堂赋》:
意托于寒,知凛凛清操,决无附热趋炎之态,色取乎碧,想苍苍老气,绝少怜红宠绿之情。
且堂之中,寒菊连床,碧云绕架,尽饶乐意之相关;而堂之外,寒蝉咽露,碧树横秋,可见命名之有以。

O搓法
搓法者,上句炼出一字,一手握定,下句即从此一字,生出意义。回环变换,如搓绳然。故曰搓法。总要手笔灵便,愈转愈深,愈折愈醒方妙。
齐次风《月中桂赋》:
惟水生木,实为坎水之精;有木干云,更出青云之上。
王昶《麦浪赋》:,
映池边之细柳,还同柳浪之翻;连屋外之长松,几误松涛之卷。
蒋祥墀《击钵催诗赋》:
昔持坛而请雨,应是雨催;今握管而凌云,先惊云遏。
韦谦恒《精理亦道心赋》:
理本无形,每因形而始着;言皆有物,斯遇物而即呈。
周召南《密雨如散丝赋》:
倘是风姨吸去,定制风旟;如经云母拾来,即成云布。
余丙照《蛙鼓赋》:
协雷鸣于夜半,不是蛟雷;像雨点于波中,岂同蛩雨。

O旋风笔
法与搓法不同,彼则炼一字于两句之中,转换见意,如两股之交互,故曰搓。此则拈一字于一句之内,灵变取致,如一丝之萦绕,故日旋。谓之旋风,以笔之宛转迅疾也。
詹应甲《举烛赋》:
遗来手翰,相喻于不言之言;悟出心葩,乃知有无用之用。
周系英《庚子拜经赋》:
铭遵考父,一命伛而再命偻;受比丹书,三日斋而七日戒。
陈昌图《仙禁日长赋》:
朱明时节,小年浑似大年;青琐光阴,一日还如两日。
吴东昱《叱石成羊赋》:
或有凭焉,固已据非所据;神乎技矣,岂不玄之又玄。
张爕《木牛流马赋》:
神似而非形似,宁同缚狗以刍;德成斯以艺成,竟令养鸡似木。
王尚旟《抱瓮灌园赋》:
岂老农之与老圃,利器无庸;知机事必有机心,渊襟独抱。
崔鏊《五月披裘赋》:
热吾体而不热吾中,非外物可诱也;逾其时而不逾其守,讵无道以处之。

O撞法
赋有本题字面属单,,难于自为对仗,必须上半联另借他件作出,下半联仍就本题作对。撞起一联,共成绝对,然排偶之中,必参以侧卸之笔,方能宾主分明,无眉目不清之弊。
宋言《学鸡鸣度关赋》:
念秦关之百二,难起狼心;笑齐客之三千,不如鸡口。
黄因琏《祈蚕会赋》:
卜鸡骨而占年,前村罢社;赛马头而乞福,此地迎神。
汪元爵《龙宾十二》:
为供翰苑驱驰,故呼之曰使;几供名流欵洽,故命以为宾。
钱智林《杏花赋》:
二分春色,香迟崔护之桃;十里晴霞,暖试仙人之杏。
顾元熙《明月前身赋》:
种灵根于夙世,自然腕下生风;绘妙景于当前,宛尔指头见月。
周召南《秧马赋》:
制自雕龙之手,宛尔如生;装成名马之形,居然可坐。
余丙照《蛙鼓赋》:
遥遥古寺,谁撞会食之钟;漠漠水田,俨作插秧之鼓。
余丙照《人迹板桥霜赋》:
胡为乎未至灞桥,忽同踏雪;有是哉才成葛屦,便尔履霜。

O算法
凡遇数目题,莫妙于用算法。盖本题数目多少,难以实诠,必借他件数目字较定之。数目比本题多者,用除法;数目比本题少者,用乘法。乘、除算来,本题之数目自见。
徐诠《一月得四十五日赋》:
倍花风之数,恰少其三;符大衍之占,又虚其四。
譬诸六十四卦数,余十九而犹浮;窃比三十六宫算,加九筹而为记。
卢爌《香山九老图赋》:
使年尽符乎大舜,厥寿惟千;缘数不备于乱臣,其人则九。
仅窥其半,指为商岭之四人;未睹其全,疑是河滨之五老。
缈一星于绛县,计甲子而偏多;分半数于瀛洲,置烟霞而亦好。
王以衔《五六天地之中合赋》:
干属于天,倍其五而十全可记;支属于地,倍其六而十二无衍。
徐绍曾《十八学土登瀛洲赋》:
拟以野中元恺,既增双璧之奇;比之阁上麒麟,更益七贤之数。

O前后着想
赋有前面后面,作者必前后着想,方无剩义。其法有三:一是上二句追忆题前,下二句落到题面,此瞻前法也。一是上二句安顿题位,下二句推向题后,此顾后法也。一是上二句收足题位,下二句缴到题前,此逆挽法也。
王曾述《问讯东桥竹赋》:
曩时刻字,认斑点之犹存;今日寻芳,喜檀圞之益固。
项家达《卖剑买牛赋》:
昔日秋风塞上,矜斩马以称雄;此时青草堤边,学骑牛而适意。
朱函光《柳桥赋》:
记曾踏遍霜华,寒生茅店;又是飘残柳带,绿暗河桥。(瞻前法)
金国莹《煨手赋》:
参禅五夜,此时小隐之人;赠子一言,他日太平之相。
刘应钧《冶亭赠扇赋》:
算此际圆如夜月,袖底藏无;问他年洽到秋风,箧中捐未。(顾后法)
初彭龄《善为不龟手之药赋》:
此日吴门丐者,已瞻烜赫于华轮;当时鹿上帡人,犹自辛勤于寒冰。
袁汝鹰《毕卓持螯赋》:
快此际癸尊同列,半杂红姜;忆尔时丁港低擒,一枝红蓼。(逆挽法)

O题前翻跌
文忌平铺直泻,赋亦如之。赋之得机得势,莫妙于题前用翻笔,跌起全题;下段转到题面,顺题写去,便势如破竹矣。此等笔法,最宜则效。
顾莼《鹊桥赋》:
非无亘汉之虹,安得跨虹而去也(跌起鹊字);亦有支机之石,岂能鞭石以从成之(跌起桥字)。
鲍桂星《查客至斗牛赋》:
非羽毂而飙轮,曷由梯蹑;纵扪参而历井,畴测津涯。(从“斗”字跌起“查”字)
陆以诚《痀偻丈人承蜩赋》:
饮还惟露,本无钓饵之贪;居不待巢,应免网罗之取。
胡金栻《梯云取月赋》:
争羡唐皇,思蹇裳而涉汉;不逢公远,谁掷杖以成桥。
杨昌光《霜钟赋》:
要必凫氏铸成,才分侈弇;定须鲸鱼击去,始助清闲。
周召南《张良借箸赋》:
发谋已左,谁补衮以绳愆;当局方迷,孰运筹而献策。
丙照《斩蕲王骑驴图赋》:
方将提鼓援桴,枕戈而卧;岂肯轻裘缓带,秉烛而游。

O段末收束
一段有一段之收束,通篇有通篇之收束,总要气足意圆,语壮笔老,方足得住一段,方兜得住通篇。倘欠周匝,或不紧严,与软脚之病何异。
钱宝瑛《柳汁染衣赋》:
悬知桃李城中,经还写佛;始信芙蓉镜下,语竟通神。
杨昌光《六角扇赋》:
何曾误作乌犍,群推妙手;信是奔如渴骥,夙擅嘉誉。
杨昌光《甘雨为醴泉赋》:
何妨蜡屐,盛来白玉盘中;不必携钱,沽向绿杨村里。
吴东昱《玉水记方流赋》:
乐水何人,自此漫矜圆智;临流有兴,从今好咏方舟。
周召南《佩刀出飞泉赋》:
始知山下出泉,像非妄设;足信金能生水,理不相违。
杨昌光《潇湘夜雨赋》:
遥知环佩初归,瑶台路湿;最是衣裳欲冷,翠烛光停。
名誉站长:孔浩 王光耀 闫吉文 郭金鹏  站长:韩邦亭  副站长:郑可(常务)周晓明 杨纪伟 李渭清 王庆位   
总编:韩邦亭   副总编:周庆礼 郑伟 彭文堂 马培国 孙彦科 王绍伟 戴永兵 蒋红岩 马铭清 何智勇    法律顾问:王建业(金尊律师事务)  
咨询电话:  13963210597(经纪人)13863234735(微信)  qq:969112666(郑可站长)   投稿邮箱:zhouql9983@126.com(周庆礼总编)  技术支持:
前沿科技
版权所有:鲁南辞赋学会 鲁南辞赋馆  备案号:鲁icp备11013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