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赋坛动态 征文信息 辞赋碑铭 辞赋专辑 骈文专辑 协会刊物 辞赋论坛 辞赋专著 辞赋评审 骈文专著 管理团队 邦亭辞赋 网站快讯 资源共享 报刊杂志

 邦亭简介
 获奖辞赋
 辞赋碑铭
 中华酒神
 昆仑山赋
 三沙新赋
 石榴园赋
 社会活动
 三清观赋
 怀东坡赋
 三贤祠赋
 黄金阁赋
 华山新赋
 烟霞鼎赋
 王鼎铭赋
 甘泉寺赋
 孔浩艺术
 桃花园赋
当前位置->论文选辑

◎卢照邻赋《对蜀父老问》赏析

发布时间:2013/1/31 9:32:23  浏览次数:867   
 
浩然之气  雄视古今
                                   ——卢照邻《对蜀父老问》浅析
 
韩邦亭
 
     “初唐四杰”是唐初文坛最耀眼的巨星,“四杰”之一的卢照邻,就是其中的一位多面手。卢照邻,字升之,幽州范阳(今北京大兴)人,他以诗文名世。中华书局曾于1980年出版今人徐明霞点校的《卢照邻集》,收录卢照邻辞赋九篇(含骚体),其中,《对蜀父老问》是对问体的名篇。
     对问体源于宋玉的《对楚王问》,受此影响,汉代的东方朔、杨雄等答客体的佳作传世。而卢照邻的《对蜀父老问》,显然是深受杨雄《解嘲》一文的影响。卢照邻在文章的第一段就借蜀父老之口夸耀自己的家事:“子非衣冕之族欤?文章之徒欤?”无独有偶,他在《释疾文》中自称是齐国姜尚的后代。在另一篇文章中,他标榜自己的家族道:“人何代而不贵,代何人而不才?”可见,卢照邻对自己的出身是颇为沾沾自喜的。
     著名辞赋学家龚克昌教授在《全汉赋评注》中这样评价杨雄的《解嘲》:“此文用赋体对话形式构筑成篇,答才是赋的主体。他侃侃而谈,有如江河直泻,不可遏止,颇具先秦纵横家雄辩之风。”这个论述是十分中肯的。卢照邻的作品在框架上虽未脱离《解嘲》的影响,但论述更为深刻,行文更加奔放,产生了气势磅礴的审美效果。
      卢照邻一生坎坷,张燮在《幽忧子集序》中说:“古今文士奇穷,未有如卢升之之甚者。”在艰难苦恨之中,能作慷慨激昂之语,实属不易。《对蜀父老问》就体现了这种风格倾向。在文中,蜀父老一方面歌颂时政,一方面对“余”进行无情的打击。其理由就是“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在《解嘲》中,客嘲讽扬子道:“位不过侍郎,擢才给事黄门。”而卢文中的“蜀父老”也指责道:“而子爵不登上造,位不止中涓。”二者的论调如出一辙。但是,“蜀父老”的言辞就更为苛刻了,他嘲讽道:“庸非贫贱乎?”
      与《解嘲》的问答体稍有不同的是,卢文的主人公不给对方反驳的机会,一气呵成,逼得对方“再拜而谢”。作者写得很有自信,用“笑而应之”来引领论述,自然是掷地有声了。在第二段开始,作者推出了《庄子﹒秋水》中文字的翻版。他说:“井鱼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墟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给对方以辛辣的讽刺。作为一名饱读诗书的诗人,卢照邻不断地引经据典,在他的笔下,《礼记》、《论语》、《诗经》的光辉随处可见,且无堆砌之感。作者深受传统文化的浸润,驾轻就熟,行文的功力可见一斑。
     作者善于大量使用对偶和排比句式,极大地增强了文章的可读性和说服力,取得不容置辩的强烈效果。比如,“行苏张之辩于娲燧之年则迂矣,用彭韩之术于尧舜之朝则舜矣,守夷齐之节于汤武之时则孤矣,抱申商之法于成康之日则愚矣。”短短四句话,就有十六个历史人物出现,体现出作者深厚的人文修养和高超的语言艺术。在文中其它的历史人物也纷纷登场,好像是在为作者的论述助威。伊尹、周公旦、管仲、娄敬等人各具特色,达到了为主旨服务的目的。
     在《对蜀父老问》的主体部分,作者用较大的篇幅描写时代的辉煌,对“蜀父老”的观点即“庸非有道乎”表示赞赏。但是,紧接着话锋一转,展开了新一轮的反问式议论。他说:“虽有阙里之圣,奄中之儒。叔孙通之蕝,公玉带之图,将焉设也?”接下来,作者用“又何施也”、“非急务也”、“固无取也”等有理有据的论述,为自己的观点进行深入地辩护。于是,他的结论也就自然的出现了,那就是“而适足以拂之。”
     龚克昌教授在《全汉赋评注·序》中指出:“先秦诗歌多是作者用以抒发自己的思想感情,对客观世界描绘得较少。这大体上符合人们思维的规律和文学艺术发展的进程。”辞赋也是这样,当文学进入“自觉时代”后,文学家们开始把主客观事物逐步统一起来。唐代是一个空前繁荣的时代,辞赋也因诗赋取士而得到长足的发展,卢照邻的辞赋开创了律赋以外的新天地。它对仗工整、句式严整而又不失变化。更重要的是,作者把主客观世界完美的融合到一起,给人以全新的视觉享受。
    卢照邻在文章的第四段陈述了个人志趣等方面的主观倾向。他写道;“载鼷以车马,不如放之于薮穴也;乐鷃以钟鼓,不如栖之以深林也。”作者用比喻的手法来证明自己的人生追求,那就是要“不失其天真。”那么,作者究竟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境界呢?他首先道出了自己的一个处世原则,即“随时上下,与俗推迁”,这是一种与世无争的境界。经过大篇幅的议论之后,作者的理想境界终于呈现出来,那就是一种保持浩然之气的自由境界。他说:“虽吾道之穷矣,夫何妨乎浩然。”我们注意到,作者又一次受到了庄子的影响,今人张庆利先生认为《庄子》的散文有想象丰富、用语犀利、善于比喻、气象壮阔的特点,概括可谓精当。那么,深受《庄子》影响的卢照邻是否也具有类似的特点呢?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卢照邻的对问取得成功了吗?答案也是肯定的。作者用横溢的才华,巧妙的雄辩层层展开,其效果是显而易见的。他还不忘以夫子的身份说教一番:“今将授子以中和之乐,申之以封禅之篇。终眇惭乎指地,窃所慕于谈天。”使得“蜀父老”终于“再拜而谢”。
      刚才说到《庄子》的艺术特色,卢照邻的辞赋风格是与之一脉相承的。卢赋的最大特色就是摆脱了传统辞赋句式的束缚,驾驭文字的功力达到无拘无束的自由境界。短者有四言、六言,长者有十言乃至十三言,且能做到骈散结合,可谓灵活多变。语言辛辣犀利,比喻生动活泼,是《对蜀父老问》的第二个特色。作者在引经据典之间,不落堆砌的窠臼,且充满了浪漫主义的奇妙色彩。卢赋的第三个特色是塑造了一个“余”的丰满形象,这是智慧与超然的化身。我们始终能感受到一个睿智的人物在字里行间里出现,这也是文章的最大成功之处。也就是王国维先生所说的“有我之境”。
     作为初唐文坛的重要作家,卢照邻的诗歌继承了魏晋六朝的创作经验,并且助推了五言律诗逐步定型的进程。他的辞赋创作也具有继往开来的特点,上承汉魏南北朝之余绪,下启盛唐律赋之新风,可谓影响巨大。《对蜀父老问》是最能代表卢赋艺术的作品,堪称唐初赋苑的一枝奇葩。

作者与诗词大家周笃文先生合影(摄影:侯铭)

 
名誉站长:孔浩 王光耀 闫吉文 郭金鹏  站长:韩邦亭  副站长:郑可(常务)周晓明 杨纪伟 李渭清 王庆位   
总编:韩邦亭   副总编:周庆礼 郑伟 彭文堂 马培国 孙彦科 王绍伟 戴永兵 蒋红岩 马铭清 何智勇    法律顾问:王建业(金尊律师事务)  
咨询电话:  13963210597(经纪人)13863234735(微信)  qq:969112666(郑可站长)   投稿邮箱:zhouql9983@126.com(周庆礼总编)  技术支持:
前沿科技
版权所有:鲁南辞赋学会 鲁南辞赋馆  备案号:鲁icp备11013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