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赋坛动态 征文信息 辞赋碑铭 辞赋专辑 骈文专辑 协会刊物 辞赋论坛 辞赋专著 辞赋评审 骈文专著 管理团队 邦亭辞赋 网站快讯 资源共享 报刊杂志

 邦亭简介
 获奖辞赋
 辞赋碑铭
 中华酒神
 昆仑山赋
 三沙新赋
 石榴园赋
 社会活动
 三清观赋
 怀东坡赋
 三贤祠赋
 黄金阁赋
 华山新赋
 烟霞鼎赋
 王鼎铭赋
 甘泉寺赋
 孔浩艺术
 桃花园赋
当前位置->论文选辑

◎王勃律赋《寒梧栖凤赋》浅论

发布时间:2013/2/12 20:33:43  浏览次数:978   
 
凤凰鸣矣    于彼寒梧
                                           ——王勃《寒梧栖凤赋》浅论
韩邦亭

    在唐高宗至武后初年,中国文坛出现了有名的“初唐四杰”。他们“以文章齐名天下”,竭力摆脱齐梁风气的影响。闻一多先生在《唐诗杂论》中这样评价他们:“年少而才高”,“官小而名大”,可谓知言。如果给“四杰”进行排名的话,王勃是当之无愧地居于首位。
     王勃是隋末大儒王通之孙、文学家王绩之侄孙。早年“迫乎家贫,道未成而受禄”。他的勤奋创作,为其带来了广泛的社会影响。杨炯在《王子安集·序》中有客观的论述:“遂使繁综浅述,无藩篱之固;纷绘小才,失金汤之险。积年绮碎,一朝清廊”。可见,王勃在扭转诗文风气的进程中贡献至大。
     王勃是一位优秀的诗人,也是一位杰出的辞赋骈文家。其《滕王阁序》是一篇传唱千古的骈文,于非先生主编的《中国古代文学》中指出,《滕王阁序》“音韵和谐,对仗精切,句式整齐,乃唐代骈文榜首。”王勃的文名掩盖了赋名,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在其为数不多的辞赋作品中,《寒梧栖凤赋》极具特色,这是王勃唯一的一篇传世律赋。基于这一点,该赋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寒梧栖凤赋》是一篇限韵之作,以“孤清夜月”为韵。彭红卫先生在其《唐代律赋考》中指出:“学界认定它是现存律赋中最早限韵的一首,且与科举制度无关。”众所周知,律赋实际上是六朝骈赋的完美蜕变,是辞赋文学格律化的终极典型。
     关于《寒梧栖凤赋》的主题思想,郭预衡先生主编的《中华名赋集成》认为,“作者无疑是以凤凰自况的。”王勃在文首即开宗明义,他写道:“凤兮凤兮,来何所图?出应明主,言栖高梧。”关于凤凰,在《山海经》等古代文学典籍中多有记载,那是“附异来仪,应我圣君(郭璞《凤鸟赞》)”的象征。《尚书·禹贡》中也提到过“峄阳孤桐”,王勃大胆地反问道:“理符有契,谁言则孤?”作者自诩为凤凰的化身,对凡禽俗鸟是不屑一顾的,他慷慨激昂地说:“游必有方,哂南飞之惊鹊;音能中吕,嗟入夜之啼乌。”那么,凤凰的理想追求是什么呢?作者在下文中给了一个明确的答复:“将振耀其五色,俟箫韶之九成。”由此可见,凤凰是一个胸怀理想、待时而动的积极形象。我们也不难联想到《尚书·虞书》中“箫韶九成,凤凰来仪”的奇妙景象。
     凤凰的形象在王勃笔下是生动而饱满的,它志行高洁,光彩照人,栖息于寒风中的疏梧之上。“梧则峄阳之珍木”,这正好诠释了“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的出仕观。恃才放旷的王勃雄视文坛,在赋中表达了自己对功名事业的热切希望,而凤凰则是他最好的形象代言人。作者的渴望之情是如何表达的呢?王勃给读者展示出“率舞而下”的场景,而“念是欲往,敢忘昼夜”是这个场景最恰当的解说词。
     “若用之衔诏,冀宣命于轩阶;若使之游池,庶承恩与岁月”。在这里,“衔诏”的典故众所周知。《邺中记》这样记载道:“石季虎与皇后在观上为诏书,五色纸著凤口中。凤既衔诏。待人放数百丈绯绳,辘轳回转,凤凰飞下,谓之凤诏。”在此,作者的寓意已经全盘托出了。特别是提到凤凰池这个特定的地点,那是魏晋南北朝时期中书省的常规所在地,而唐代人多用“凤池”一词来比喻宰相一职。王勃不甘于久居人下,他想通过“一飞冲天”的奋斗,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并希望“承恩于岁月”。
     作为一篇典型的限韵之作,《寒梧栖凤赋》用韵精准,句式灵活,堪称唐代律赋早期的典范之作。 平仄相对是其措辞的一个基本特色,在这一点上,它比六朝骈文显得更为严谨了。王勃天资聪颖,博览群书,这就为他在行文用典上提供了超乎常人的便利。在文学创作中,他“顷刻而成,文不加点”,是有历史依据的。《寒梧栖凤赋》用典近二十处,可谓不厌其繁。洪迈在《容斋随笔》中指出:“王勃等四子之文,皆精切有本原。”这个论断十分准确。大量用典虽有堆砌繁琐之嫌,但是能较为全面的展示作者的人文素养。并且,王勃用典多取自人们耳熟能详的出处,这也体现了作者驾轻就熟的功底。
     关于《寒梧栖凤赋》的创作年代,今人韩晖先生考证为“作于他入京准备求仕时”,此论是可信的。从整个初唐的文化背景看,该赋是唐代最早的一篇律赋。同时期的律赋还有蒋王李恽的《五色卿云赋》,二者孰先孰后,至今争议已经不多。王勃的另外一篇辞赋《释迦佛赋》有限韵的倾向,但无题下标注,恐不能用律赋来定义。相比较而言,《寒梧栖凤赋》从内容和形式上看,已具备律赋的一切特征,可谓规范而成熟。
     王勃有《涧底寒松赋》曰:“磊落殊状,森梢峻节。紫叶吟风,苍条振雪。嗟英鉴之希遇,保贞容之未缺。”《寒梧栖凤赋》有着明显的托物言志的倾向,这和《涧底寒松赋》如出一辙,托物兴怀、借物言志是其主要特色。关于《寒梧栖凤赋》的艺术特色和历史地位,今人马宝莲教授曾撰文加以论述。总的来说,该赋的出现,标志着唐代律赋的基本定型,也为后世律赋的发展提供了一个理想的范本。作为王勃唯一的一篇律赋作品,《寒梧栖凤赋》的历史价值是显而易见的。而文中的“凤凰”则是中国文学史上托物言志的光辉典型,值得后人去深入研究和挖掘。

作者出席泉州赋会与龚克昌教授合影

名誉站长:孔浩 王光耀 闫吉文 郭金鹏  站长:韩邦亭  副站长:郑可(常务)周晓明 杨纪伟 李渭清 王庆位   
总编:韩邦亭   副总编:周庆礼 郑伟 彭文堂 马培国 孙彦科 王绍伟 戴永兵 蒋红岩 马铭清 何智勇    法律顾问:王建业(金尊律师事务)  
咨询电话:  13963210597(经纪人)13863234735(微信)  qq:969112666(郑可站长)   投稿邮箱:zhouql9983@126.com(周庆礼总编)  技术支持:
前沿科技
版权所有:鲁南辞赋学会 鲁南辞赋馆  备案号:鲁icp备11013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