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赋坛动态 征文信息 辞赋碑铭 辞赋专辑 骈文专辑 协会刊物 辞赋论坛 辞赋专著 辞赋评审 骈文专著 管理团队 邦亭辞赋 网站快讯 资源共享 报刊杂志

 邦亭简介
 获奖辞赋
 辞赋碑铭
 中华酒神
 昆仑山赋
 三沙新赋
 石榴园赋
 社会活动
 三清观赋
 怀东坡赋
 三贤祠赋
 黄金阁赋
 华山新赋
 烟霞鼎赋
 王鼎铭赋
 甘泉寺赋
 孔浩艺术
 桃花园赋
当前位置->论文选辑

◎读陶弘景《寻山志》·韩邦亭

发布时间:2013/2/15 9:24:31  浏览次数:1251   
 
读陶弘景《寻山志》
 
韩邦亭
 
 
 
    陶弘景(456年~536年),字通明,号华阳居士,丹阳秣陵(今南京)人。他是南北朝文化史上百科全书式的人物,集思想家、宗教家、科学家和文学家等诸多光环于一身。他前半生热衷于仕途,后半生痴迷于宗教,巨大的转折使其生命历程带有一定的传奇色彩。宋·王质在《书陶通明谱》中评价说:“通明高风,发于梁齐宋去就之际。”陶弘景的好友萧衍登基之后,多次请他出山未果,故常修书咨询政治和艺术问题。“国家每有吉凶征讨大事,无不前以咨询”,陶弘景因此也博得了“山中宰相”的美名。
     长期以来,人们对陶弘景的认识只停留在宗教和科技上,却忽视了他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其实,陶弘景还是一位优秀的诗人和杰出的辞赋家。他传世辞赋不多,但是艺术成就很高,早年创作的《寻山志》就是一篇独具魅力的辞赋佳作。
 
 
     《寻山志》虽不以赋名,却是一篇标准的骈体辞赋作品,写于作者十五岁那年。文章讲求对仗,工于押韵,堪称六朝骈赋中的佳构。在用韵方面,韵随意转,自然天成,体现出作者驾驭语言的娴熟技巧。
     张燮在其《书陶弘景传后》中这样评价《寻山志》:“……此其自命,果度越于时流,而仰青云,睹白日,果无负于香炉之双导也。”作者在开首就说:“倦世情之易挠,乃杖策而寻山。”这也是本文的出发点。作者开门见山,直奔主旨,行文可谓利落至极。
     陶弘景的思想绝非空穴来风,这是有其历史根源的。《南史·陶弘景传》记载说:“至十岁,得葛洪《神仙传》,昼夜研寻,便有养生之志。”他在早年“深慕张良为人”,把张良奉为自己修身立命的楷模。那是一种看透繁华、功成身隐的洒脱情怀。陶弘景在其后来的《辞官表》中陈述道:“尧风冲天,颍阳振饮河之谈;汉德括地,商阴峻餐芝之气。臣栖游早日,簪带久年。仕岂留荣,学非待禄。”文章一方面显示出作者不凡的骈文功底,一方道出了辞官归隐的情感。作者追求一种“灭影桂庭,神交松友”的超脱境界。《与亲友书》中也说:“畴昔之意,不愿处人间,年登四十,毕志山薮。” 这里所说的“畴昔之意”,恐怕在《寻山志》中就早现端倪了吧。
     遁世寻山是六朝辞赋的主流题材之一,《寻山志》之前,即有谢灵运的《山居赋》。谢灵运写道:“陵名山而屡止,过岩室而披情。虽未偕於至道,且缅绝於世缨。”在文中,谢灵运抒发了拔俗卓立的思想感情。谢灵运笔下的环境是“行地之多艰”,陶弘景的笔下也是“实穷阻而备艰。”从主旨上看,《寻山志》和《山居赋》是一致的,但行遣词造句之法上看,陶弘景的作品显然是另辟蹊径,在很大程度上摆脱了前人的束缚。
     陶弘景用典不落前人窠臼,似不费吹灰之力。“若夫飞声西岳,邀利东陵,楚湘之洁,吴江之矜;轻死重气,名贵于身,迷真晦道,余所弗丞。”用典自然,生动贴切,寥寥数语之间,展示出作者的高洁志行。作者把伯夷、叔齐和盗跖进行对比,把屈原和范蠡(一说伍子胥)进行对比,鲜明地提出“轻死重气,名贵于身”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陶弘景还是一位写景状物的圣手,他“每经涧谷,必坐卧期间,吟咏盘桓”。作者沉迷于自然山水之美,自有佳句:“荆门昼掩,蓬户夜开,室迷夏草,径惑春苔。庭虚月映,琴响风哀,夕鸟依檐,暮兽争来。”在这里,作家为读者描绘出一幅草舍清幽、四时有韵的美妙画卷。《梁书》中这样介绍陶弘景的生活情趣:“特爱松风,每闻其响,欣然为乐。有时独游泉石,望见者以为仙人。” 在很大程度上,《寻山志》为陶弘景设计了一条明朗的人生轨迹,他是想在游山玩水之间根除“害马之弊”。
 
 
      作为一名博学的宗教家,陶弘景在其辞赋作品中传达出淡泊清冲的玄妙思想,这主要是源自老庄哲思的影响。“玄虽远其必存”,其中的“玄”即深奥之理,这显然是老子思想的继承和发展。
     第一段中的“害马之弊”和“解牛之刀”二典均出自《庄子》。《庄子·马蹄》中说:“夫马,陆居则食草饮水,喜则交颈相靡,怒则分背而踢。马知已此矣!夫加之以衡扼,齐之以月题,而马知介倪闉扼鸷曼诡衔窃辔。故马之知而能至盗者,伯乐之罪也。”文中的马已失去了自然之性,这对于人来说也是十分悲哀的事情。庖丁解牛的故事家喻户晓,它自然地道出了养生之理。当然,我们也不难发现,陶弘景的用典也弥漫着孙绰《游天台山赋》的文风。
     上文中提到“飞声西岳,邀利东陵”之典,早在《庄子·骈拇》中就有相关的评价,《庄子》说:“伯夷死名于首阳之区,盗跖死利于东陵之上。”而这里的“首阳之区”,按其地理位置来讲,正在西岳华山以北。文中的“蓬户”一词,最早见于《庄子·让王》:“原宪居鲁,环堵之室,茨以生草;蓬户不完,桑以为枢。”作者轻视人间的利禄功名,追求个性的自然回归。因此,“蓬户”也成为作者崇尚心灵自由的文化符号。这种潇洒出尘的思想也体现在他的事迹行动上,他毅然抛弃了京师生活的繁华,把自己完整地交给水秀山青的大自然。《梁书》中较为完整地记载了这个史实:“永明十年,上表辞禄,诏许之,赐教以束帛。及发,公卿祖之于征虏亭,供帐甚盛,车马填咽,咸云宋齐以来,未有斯事,朝野荣之。”陶弘景用辞官归隐一举践行了自己在《寻山志》中阐明的人生理想,他没有想到,这个举动给他带来了无上的荣耀。
     作者在接下来的文字中表达了对春秋贤者伯昏无人的仰慕之情,此人是列御寇的老师。他写道:“悟伯昏之倜宕,蹑千仞而神休。”而《庄子·田子方》中也记载过伯昏无人的豪迈,他教育列御寇说:“夫至人者,上窥青天,下潜黄泉,挥斥八极,神气不变。”由此可见,陶弘景辞赋境界宏阔,气势壮美,显然是庄子文风的自然延续。在他的笔下,他贬斥了晨生夕死的朝菌和不知晦朔的蟪蛄,歌颂了千岁不老的灵椿和万里遨游的鹏鷃。《庄子》创造的完美形象被陶弘景巧妙地移植过来,这正是其开阔心境的准确体现。
     陶赋中充满了玄之又玄的道家之气,元·刘大彬有《陶真人赞》:“高卧白云,晨飧绛霞。弟子如林,著书满家。濯神九清,腾耀三景。与天为徒,如日之炯。”对陶弘景的一生进行高度概括,这个评价得到了人们的公认。除了老庄思想的影响外,《寻山志》中还有《淮南子》和《抱朴子》的影子,在此就不再一一论述了。
 
 
    《寻山志》很好地梳理出作者的人生理想,这和屈原“香草美人”式的抒发有着很大的区别。但是,我们也不难看出屈原作品对陶弘景的巨大影响。他写道:“眇游心其未已,方际夕乎云根。”作者徜徉于自然风光的大美之中,捕捉到“坐看云起时”的美妙感受。一个“眇”字就把作者的情绪体验生动地传达出来。屈原在其《哀郢》中写道:“心婵媛而伤怀兮,眇不知其所跖。顺风波以从流兮,焉洋洋而为客。”在《悲回风》中也感慨地说:“惟佳人之永都兮,更统世而自贶。眇远志之所及兮,怜浮云之相羊。”不难看出,陶弘景在遣词造句上是有所本的,但是和屈原所展示的的情调有很大的区别。
    从另一个方面讲,陶弘景是极其崇拜屈原为人的。他在赋中热情地歌颂了“楚湘之洁”,显然,这是对屈原高洁情怀的赞美。笔者曾经在《屈原赋》中这样评价屈原:“生命交融,悲怆之旋律犹在;人格坚守,神话之思绪奔腾。其生也短暂,其志也洁诚。其情也博大,其色也盈容。壮哉!慷慨抱石,非文化之悲剧;忧愁抑志,乃价值之典型。” 或许可以作为对“楚湘之洁”的一个解读吧。《楚辞·渔父》这样记载屈原的思想,“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两位诗人都有拔俗之志,但是采取了迥然不同的做法,一位葬身鱼腹,一位则是寄情山水。

    “亟扈兰而佩蕙,及春鴂之未鸣。且含怀以屏气,待惠风而舒情。”作者表达了韶华正好的赞美和珍惜之情。而屈原早在《离骚》中就吟唱道:“恐鹈鴂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诗化的语言表现出一丝淡淡的哀伤,作者流露出对国家前途命运的带有预见性的担忧。 《楚辞·远游》中的诗句:“谁可与玩斯遗芳兮,晨向风而舒情。”这是一声曲高和寡的哀叹,而陶赋的情调则是轻松自如。很显然,陶弘景对《楚辞》的研究是很深入的,他能够活学活用,如数家珍。

     屈原终其一生,没有摆脱残酷现实的束缚,虽然这是个人的不幸,但却是文化的万幸。而陶弘景则始终站在一定的高度俯瞰人生,在与山水交融的过程中阐释天人合一的宇宙观。
     陶弘景有诗《诏问山中何所有赋诗以答》,诗曰:“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高步瀛先生在《南北朝文举要》中引用蒋心余的话评价该诗:“笔底自具仙气”。这个评价同样适用于陶弘景的辞赋艺术。《寻山志》是一篇“仙气”十足的辞赋佳作,而这种“仙气”是饱受世俗沾染者所不具备的,也正是陶赋的可贵之处。
 
主要参考书目:
王京州《陶弘景集校注》
高步瀛《南北朝文举要》
杨义《楚辞选注》
姚察、姚思廉《梁书》
李延寿《南史》
张庆利《庄子选译》
王洁红译注《淮南子》

本文作者出席枣庄作家文学沙龙(摄影:曹诏亮)

名誉站长:孔浩 王光耀 闫吉文 郭金鹏  站长:韩邦亭  副站长:郑可(常务)周晓明 杨纪伟 李渭清 王庆位   
总编:韩邦亭   副总编:周庆礼 郑伟 彭文堂 马培国 孙彦科 王绍伟 戴永兵 蒋红岩 马铭清 何智勇    法律顾问:王建业(金尊律师事务)  
咨询电话:  13963210597(经纪人)13863234735(微信)  qq:969112666(郑可站长)   投稿邮箱:zhouql9983@126.com(周庆礼总编)  技术支持:
前沿科技
版权所有:鲁南辞赋学会 鲁南辞赋馆  备案号:鲁icp备11013376